有你在,我们放心!

[本报记者 杨文礼 通讯员 黄义涛] 2019-07-24 00:00


杨晓东对集气站内天然气进站设备进行日常维护保养。 黄陈晨 摄
 

    面目黑瘦,嘴唇干裂,个子不足1.70米,一口浓重的宁夏海原当地口音,观面相,你比1976年的实际年龄大了许多。说实话,仅凭外形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我真的不好恭维你。

    然而,5月20日,记者听了厂领导的推荐,看了你管理的井站,倾听了多名同事的诉说以及与你的深度交谈,我情不自禁地向你,长庆油田采气一厂作业七区南33中心站站长杨晓东道一声:你真不可貌相!

    衣服是最脏的,井站却是最干净的!

    ——来到南33中心站的人都这样说

    一身工服的陈旧度不说,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见水,脏得没有办法形容,前胸后背有明显发白的汗迹。从你个人卫生的表象感觉,你管理的井站,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走进你的宿舍,却让我大吃一惊,整个房间干净整洁,简单的生活用具摆放有致,床上的被子棱角分明,其方正程度就像一块放大的砖头。唯一与宿舍的优美环境不协调的,是放在桌子上的一本陈旧打皱,且沾满油污的《采气工读本》书籍。你说,这本书你已随身携带了10个年头。

    南33中心站地处陕北安塞坪桥镇李宝塌村的一座山上。这里地势高,风沙大,素有“一年只刮一场风,从春一直刮到冬”之说。然而,就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你每天从早上6时到晚上8时,通过不停地对每一台设备、每一条管线的清扫维护,保证了所有设备都丝尘不染。

    记得那天在你的站上,我好几次掏出卫生纸,从室内到室外,擦拭不同角落的洁净程度,尽管使出再大的劲,洁白的卫生纸却一直“面不改色”。

    井站是最偏远的,管理是最放心的!

    ——杨晓东的上司这样评价说

    你2004年从老家来采气一厂,干了6年保安,从2010年开始,先后在南24、南27、南26等6个集气站担任站长。就目前的南33中心站而言,不但托管了南32、南36两个集气站,另外,还负责41口气井的生产动态监控,日产气总量达67亿立方米,工作量之大,责任之重,让你24小时都不能有丝毫放松。

    “杨晓东管理过的所有集气站,不但地理位置最偏远,交通不便,而且在接手前,管理上在全厂几乎都是最差的站。”作业七区党支部书记谷元东评价说,“无论哪个站,或是再差的站,一到杨晓东手里,立马就变成了先进站。”

    由于你管辖的区域内高产井多,加上陕北属于高寒地区,每年应用冬季管理维护运行模式的时间长达7个月以上。特别是每年的冬供时期,又是气井管线冻堵的高发期,有时候几天几夜不合眼,24小时吃不上饭,也是常有的事。

    今年3月底,由于冬供原因气井连续高负荷运转,几天时间有10多口气井出现不稳定工况,加上寒流来袭,输气管线多处冻堵。只见你和中心站其他3名员工一起,哪里有急,就冲向哪里,问题不解决不下“火线”,每天都要折腾到凌晨四五点钟,连续7天每天休息不到两个小时。你说,7天时间,你们4个人人均减轻体重3公斤以上。

    “杨晓东无论啥时候,也无论在哪里,他管的站或井,在全作业区不但报修次数最少,生产运行最稳定,而且维护费用也最低,再难的活,只要交给他,我们都很放心。”你们作业七区经理陈刚这样评价你。

    把自己最不当回事,把身边的人最当回事!

    ——杨晓东的同事这样异口同声地说

    你的妻子儿女全在老家,另外还有年迈多病的父母。你的同事说,你连续8年没有回家过春节不说,就平时每个月的正常倒休,你推迟休、少休或不休也是经常的事。

    那天,当问起你怎么照顾老人时,正在喜笑言谈的你,顿时嘴唇颤动,泪充眼眶,只见你低头用右手使劲抠左手指甲上的油泥……

    “这些年欠父母的太多了!幸亏我有一个好媳妇,她平时不但想方设法改善父母的生活,而且每个礼拜都将我爸妈的衣服换洗一遍。”你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话,“也许,这也是我安心工作的动力所在。”

    “他把自己的任何事都最不当回事,而把身边人的事最当事。”你的站员说起你关心员工的事,如数家珍。

    曹家瑄说,只要你在站上,每天上午到其他员工起床,你早已将做好的早餐,摆到了餐桌上。

    赵福棋说,他有打乒乓球的特长,你多次给他顶班,让他出去参加训练,后来还拿上了厂乒乓球比赛的第三名。

    李旭明说,杨站长发现我的工笔画比较好,就挑了一些我的作品,装好表后,分别挂到了走廊和寝室里,每每看到,都让我有一种成就感。

    已经调离南33中心站的两名回族员工说,为了尊重他们的生活习俗,他们在与杨晓东同站上班的5年时间里,杨晓东没有在灶上做过一次带大肉的饭菜。

 
中国石油报社郑重声明
    中国石油报社授权,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中国石油报社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中国石油报社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