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三江口

[□文/罗士棣 图/荣波] 2019-07-12 00:00


 

    兰州市西固区是我国西部最大的石油化工基地和油气管道枢纽。雄厚的石化、管道工业基础,让西固区在人们心目中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印象——塔罐林立、管网纵横、设备轰鸣。一提到这里,脑海中就只有火热的工业生产景象。其实,这片神奇的沃土上除了工业的“坚硬”,也有自然的“柔软”,独具西北特色的壮丽山川,着实令人叹为观止,而三江口景区便是其中的“颜值担当”。    三江口景区位于西固区西端达川乡境内,因湟水河、大通河在此汇入黄河,故称三江口,亦称三河口。下游八盘峡水电站的截流,使景区水面辽阔、鸟语花香,享有“天然氧吧”和“兰州后花园”的美誉。    6月一个天朗气清的周末,我们全家慕名前往三江口景区游玩。一路西行,一路打听,当车子驶出一个村庄,眼前蓦然一亮,一片开阔的河谷盆地展现在面前,目的地到了。    走过一段静谧的林荫小路,我们登上了一座高高的观景平台。放眼北望,只见川道谷底间,芦苇铺天盖地、汪洋恣肆。    大风过处,苇海碧涛翻滚、细浪哗哗。看着这些在风魔的凌虐下,左右摇摆却不被折断的芦苇,我不禁在想:跟枝干粗壮的大树相比,芦苇是多么纤弱的植物啊;然而,当风力超出大树的承载极限时,它还是会被无情地推折,但芦苇却依然能够傲然挺立,靠的就是坚韧和顽强。    收回思绪,极目远眺,苍茫远山上的千沟万壑好似山的清晰分明的肌肉线条,使山更加显现出一种西北高原特有的、粗砺犷悍的雄性力量美;而母亲河则像一条酱黄色的绸带,在群峦脚下蜿蜒缠绕、浩荡东流,不露声色却又气势磅礴。    在老乡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景区的核心看点——苇荡深处的“鸟岛”。所谓“鸟岛”,其实是三江汇集处一片泥沙冲积形成的滩涂。岛上山光水色,风景迤逦。零星游客漫步于羊肠小径,尽管脚步轻慢,仍不时惊起群群飞鸟,大家便纷纷举起手机、相机,争相记录这“误入藕花深处,惊起一滩鸥鹭”的如画美景。    放大照片仔细辨认,我才发现自己的鸟类知识如此匮乏,众多飞禽之中,仅认得绿头鸭和斑头雁。据老乡介绍,三江口湿地处于河谷地带,每年冬季,南北群山阻隔了沿河西走廊而下的凛冽寒流,加之水源丰沛,使得此地的气候较为温润,十分适宜鸟类的生存和繁衍。因此,每年进入11月份,便有大量迁徙而来的天鹅、白鹤、斑嘴鸭等水鸟在此越冬,冬春之际的“鸟岛”百啭千声、群鸥翔集,可谓鸟的天堂。    继续前行,大家惊喜地发现很多鸟窝散落于没膝的长草间,里面满是玉白色、青绿色的鸟蛋。尽管鸟蛋唾手可得,可没有游客去触碰一下,因为大家都知道鸟是人类的朋友,应该珍惜这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画面。    深入“鸟岛”腹地,视线豁然开朗,一汪浅湖跃入眼帘。微风轻拂,湖面波光粼粼、涟漪层层,仿佛洒上了一抹碎银,在绚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

    不远处,一群绿头鸭正在水面上追逐嬉戏,凫水觅食,甚是逍遥快活;瞧那雄鸭,毛色浓郁艳丽,头颈部是透着金属光泽的翠绿色,身躯和翅膀则是黑褐色、浅棕色、灰白色和紫蓝色错杂相间,看起来好像皮草外套搭配珍珠项链,尽显雍容华贵。    对岸的滩地上,一只白鹭时而闲庭信步,时而低头啄鱼,显得悠然自在;它洁白的蓑毛、修长的身姿、优雅的仪态、从容的举止,仿佛一位玉树临风的英俊少年,远山相衬,让人不由自主地吟诵起“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鱖鱼肥”的千古佳句。    目光落回脚边,我们循着此起彼伏的蛙鸣搜寻青蛙的踪影,可青蛙们似乎与水草融为一体,隐了身形。

    一跺脚,青蛙们受到了惊吓,便争先恐后地跃入水中,暴露了目标,但真容尚未看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倦鸟归巢,落日西沉,我们也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三江口。返程途中,景区附近的盘山公路旁,五彩经幡正在晚风中猎猎翻飞。我停下车,一边在经幡下的玛尼堆上虔诚地垒放了一枚石子,一边在心底默默祈福:愿三江口景区远离工业文明的侵蚀,永葆美丽的净土,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份宝贵的自然遗产。

 
中国石油报社郑重声明
    中国石油报社授权,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中国石油报社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中国石油报社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