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团圆

[□王珊珊] 2019-07-12 00:00


 

    每天晚上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和女儿坐在桌旁,静静等待手机视频电话的铃声响起。女儿肉肉的小手会第一时间接通电话,奶声奶气地喊:“爸爸,爸爸,想爸爸……”

    时光如水,转眼我的丈夫臧滨到长庆油田榆林中队劳务输出已经半年多了。他是吉林油田消防支队的消防员,据他说,劳务输出项目是吉林油田扩大经营自主权改革中闯出的一条新路。响应公司政策和号召,他义无反顾离开家乡,到千里之外的长庆油田执行辖区防灭火消防任务。

    这半年来,一直都是聚少离多,他能够陪伴我和孩子的时间很少,女儿刚刚4岁,非常想念爸爸。6月5日,因为高考学校放假,我便带着孩子来到长庆油田第二采气厂榆林消防中队,看望我的丈夫臧滨。

    早听丈夫说过,他所在的中队是吉林油田消防支队在长庆油田接管的第一个直属中队,各方面管理特别严格,不能随意请假离队。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做女儿的工作,我们到那看一眼爸爸就走,就看一眼,孩子似懂非懂地答应了。

    经过两天一夜的旅途劳顿,我跟孩子终于来到榆林消防中队。第一眼看见他的感受是,黑了也瘦了。孩子挣脱了我的手扑到父亲怀里,久久不肯抬头。我在车上默默发了一万遍,坚决不流眼泪的誓言,在望着丈夫与女儿深情相拥,望着丈夫含着眼泪的笑容时,瞬间崩塌……

    初见的酸楚过后,重聚的喜悦如潮而至,消防官兵们热情地同我们母女打着招呼,争先给孩子拿糖果,我也陶醉在与家人团聚的甜蜜里。与家人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滴”一声长长的哨音划破了喧闹与嬉笑,在我和孩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一大群人包括孩子的爸爸在几秒钟内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而后孩子爸爸又满脸尴尬地跑回到我面前说:“我听见哨声就忘了,队长同意我今天不参加集合。”

    我抱着孩子,与丈夫一起站在二楼宿舍的窗前,看着楼下整齐的队列,稍后又分成两列,中间两名消防官兵拉着水带奔跑如飞,室外近30摄氏度的高温,我似乎感觉到汗水在他们的皮肤中析出,又迅速被甩离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再看看身边的丈夫,他脸上的表情与楼下官兵一模一样。

    相聚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很快,在食堂吃过午饭,我和女儿就要离开了。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兰超、王队、冬冬等好多人真挚的眼神、热情的笑容深深地刻在我们母女心里。

    在这里,我看到了丈夫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体验到了他们日常训练、工作的艰辛;感受到了领导、同事之间亲如家人团结互助的真挚情感。有句话说得好:如果你选择了远方,就把背影留给地平线。

    我抱着孩子狠心转身离去,一步、两步、三步……孩子的下颚放在我肩膀上,面向父亲,出奇地懂事没有哭出声音,我的丈夫慢慢举起右手带着一丝坚毅用力地敬了一个军礼。

 
中国石油报社郑重声明
    中国石油报社授权,本页内容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复制或在非中国石油报社所属服务器建立镜像。欲咨询授权事宜请与中国石油报社网联系。